【轉錄】無薪休假:經濟蕭條是企業責任的末日?

四, 2009/01/08 - 00:22 — Rikey

面對持續低迷下修的經濟景氣預測,無薪假話題再次成為勞工陣營與資方爭論焦點。前一陣子因為編《告別富裕流感》這本書後面幾章,而注意到原來歐美先進國家的有志之士,早就呼籲他們政府的立法部門思考重新分配法定工作時數,藉此達到即使稍微減薪也可以大家都有飯吃、而且可以讓企業可以在經濟衰退時控制成本而不至倒閉。此外某些先進企業(如書裡所說的家樂氏創辦人)也早就證實過減少工時並不等於效率衰退。更重要的是,賺更多錢與更多時間之間,其實應該是有更多選擇權的。

我將這樣的觀點隨手記在 twitter 上,果然引起從事與社會責任企業相關之 NGO 工作的 poiesis 注意,並在他自己的部落格上發表一篇名為「無薪休假:經濟蕭條是企業責任的末日?」的文章回應。於是我徵得他同意後轉貼這篇佳文以饗讀者。以下就是這篇全文內容:


rikey 幾天前,寫了一則推特

看來無薪假是一個熱門話題。不過關於工時議題再富裕流感裡面都有提到,為什麼大公司不考慮讓大家來共同分攤工作量、而讓每個人都保住飯碗又達到減少工時的目標呢?看來大企業家的思考模式果然跟先進國家不同。

對這個問題,可以理解的,馬上有人指出:「多養一個人就要多付一份健保跟勞保。」基於成本考量,似乎企業在市場不振的時候,沒有理由不裁員;裁員,是企業經營中不可避免的事情,是企業主和企業經理人的明智抉擇。

這個看法,如此習以為常,好像無可反駁。但看來無可反駁的明智抉擇,近來卻在媒體上渲染起社會的憤怒和責難。經濟理性和人類生存的道德權利,又一次高速衝撞;勞委會左右為難,危機管理和就業對策近乎失控。

事情必然如此嗎?

不盡然。企業在市場景氣不振時裁員,雖然在微觀層次看來符合經濟理性,但個別企業的「理性」決策和行動的總和結果,卻是失業增加,而後由於勞工收入減少而導致的社會需求不足。於是乎,個體的理性,衍生出了總體的非理性,讓整個社會在失業與蕭條的恐慌中走向是經濟社會的惡性循環。

如果我們的公共治理機構在面對金融市場的緊張情勢時,往往會基於「系統性風險」的理由採取緊急的政府干預措施,我們要問:難道勞工失業風潮所引起的「產業系統性風險」,政府就應該袖手旁觀?而政府又可能袖手旁觀嗎?如果政府不能袖手旁觀,那政府又該做什麼?可以做什麼?

在這裡,也許以前法國左翼政黨與政治團體關於「工作分享」的主張,就值得我們援引作為思索出路的參考。

法國的「工作分享」倡議,簡單地說,原本的基本內容,是在企業不裁員減薪的前提下,透過減少工時,讓更多勞工一起分享工作的機會。這個使得勞工得以共同分享工作的政策架構,由於其主張一種包容經濟弱勢的經濟措施,因而常被認為是一種以社會團結為精神原則的經濟社會政策。

「不裁員,不減薪,但減少工時。」這種主張,看起來是如此違背「經濟理性」的常軌,以致於人們乍看之下很難不把它鄙夷為不可思議的左翼烏托邦。但如果我們願意多點耐心來仔細思維,也許,我們可以發覺,這主張不必然是人們所以為的那麼離經叛道。

大致而言,法國倡議的訴求,其實有其經濟假設:在內需主導的經濟型態下,當廠商都採取同樣的措施,不但每個廠商的訂單不會少(因為勞工的工資所得並未減少),甚至,由於勞工的休閒時間增加,勞工家庭的消費傾向其實會有上升的可能,復以,當人們可以有更多時間從事於志工服務,社會服務的總供給也會相應提升,形成社會福祉的增值。推演到此,這是一個經濟繁榮與社會團結並行不悖的善循環,一個近乎完美的公共治理劇本。

當然,人們不可能忽略掉:這個經濟假設,同時也意味著施行上的困難與挑戰。在全球化的時代,商品與服務的跨國界流通,使得「工作分享」的社會經濟紅利,或者可能受到低勞動條件國家出口品侵蝕,讓國外生產者「搭便車」而造成社會經濟紅利外溢,或者國內出口廠商可能因價格因素,避免在在商業競爭中陷入劣勢而發起抵制。特別在人們早已經習慣於出口導向經濟成長的台灣,政府要單獨實施「工作分享」主張,在政治上不容易,在經濟上也存在風險。但即便如此,這也不意味著在出口經濟國家就完全沒有實施的可能。

以東亞為例,如果亞洲各國可以同步實施「工作分享」構想,不但各國的政治與經濟壓力都會減少,甚且,各國可以用彼此的內需支持區域內的貿易增長。當然,東亞的現狀是缺乏區域整合與區域治理架構的,但這也意味著東亞的大國(如中國),可以利用此一時機來推動區域性的協同行動,並同時為未來的「亞洲共同體」奠定政治與經濟的基礎。

如果上面的提議,放在目前的東亞國際關係局勢下並不可行,某種以民間企業的自願性行動為本的「工作分享」倡議,也不是不能做。香港的「不裁員良心企業」倡議,如果可以有個擴大的亞洲版,雖然正面作用有其侷限,至少也可以發揮安定就業信心的作用。但這推動方式,就有賴亞洲與企業社會責任相關的非營利組織通力合作,才足以成事。

以上的論述,除了想說明這個社會在解決就業問題上的一些可能比較符合社會正義和社會團結理念的策略空間,同時,也希望藉此來印證:既使面對著經濟蕭條的經濟風險,裁員減薪,不僅有違企業公民的社會責任,也不符合企業部門的總體利益。如果如此,下面的問題就在於:政府是否能有明智的政策選擇,使得願意承擔社會責任的企業能獲得更好的經營環境,而不會讓欠缺企業公民擔當的不良企業,毀壞了企業部門與公民社會共同攜手前進的良性道路?

這場經濟危機,才剛開始,還沒有結束,但經濟危機,已經把人們翻攪入彼此傾扎的漩渦,時時刻刻嘲弄著人們:你們堅持文明秩序的決心,到底有多少份量?這共同的考驗,還在眼前尚未退去;我們是否能夠走出文明傾圮的陰霾,說到最後,依然端視我們是否能攜手相扶,一起堅持人性共同的尊嚴與權利的決心。

延伸閱讀:

企業申請紓困 政府祭肥貓 3 不原則(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適時情況下,得要求「三不」──CEO不支薪、董監不領酬勞、不裁員!)

不裁員不減薪》國泰員工 幸福指數上升(針對內需市場的服務業,是有機會成為「良心企業」的。香港良心企業倡議的主體,大致也是如此。)

"The Rise of the Four-Day Work Week? - BusinessWeek" (美國版的良心企業)

A WORLD MARKET OF OPPORTUNITIES? CAPITALIST OBSTACLES AND LEFT ECONOMIC POLICY

BY Gregory Albo(對工作分享作為一種經濟政策,有堪稱完整的說明;原刊於 THE SOCIALIST REGISTER 1997)

回應

I agreed

這個問題, 真的是很值得討論. 希望Jinmou之後的研討會能把這件事當成議題之一.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p> <span> <div> <h1> <h2> <h3> <h4> <h5> <h6> <img> <map> <area> <hr> <br> <br /> <ul> <ol> <li> <dl> <dt> <dd> <table> <tr> <td> <em> <b> <u> <i> <strong> <font> <del> <ins> <sub> <sup> <quote> <blockquote> <pre> <address> <code> <cite> <embed> <object> <strike> <captio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更多關於格式選項的資訊

CAPTCHA
這個問題是為了確認你不是機器人來到本站寫垃圾留言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