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經濟】台灣能出現永續的產業生態系嗎?

二, 2009/06/23 - 01:00 — Michael

圖 1: 喀魯蘭德伯格是丹麥的靠海市鎮,位於哥本哈根西方約一百一十公里

(本文作者為 Michael Nystrom自從工業革命之後,製造生產就是基於線性模式在發展:我們從大地取得天然物資,然後在工廠加工製成商品,接著運送到消費者端。在這整個過程中,我們製造了巨量的廢物,然後將之棄於垃圾掩埋廠,連產品的包裝、以及最後產品的本身,也終將成為廢物。這個線性生產/消費模式和大自然封閉循環系統,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我們的商業世界也逐漸瞭解到師法大自然的重要性,雖然主要的動機或許並非為了拯救地球 (或人類?),而是為了經濟利益。

「產業生態系」是指一個嚐試模仿大自然封閉迴圈生態系的循環式製造模式。簡單來說,不同產業的公司會群聚在同一個工業園區,所以一家公司生產的「廢物」能成為另一家公司的生產原料。這個名詞首見於1989年的《美國科學人》羅伯特‧佛羅許和尼可拉斯‧加洛普勒斯的《製造業之策略》一文。

該篇充滿突破性與遠見的文章的主要論點為:傳統工業製造模式其實非常浪費資源,終究將無法持續下去。我們若無法讓產業的生產模式轉型成為一個更整合、更環保的模式,則世界總有一天會被垃圾、污染、人口成長以及工業廠房完全淹沒。雖然工業、科技與經濟的發展使得全球部份人口得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水準,這些進步卻也以全球性的巨大規模,造成許多我們未能預見的負面影響。因此若我們想維持已開發國家民眾的高生活水準,也想幫助開發中國家的民眾持續提升其生活水準,我們必須採用新的工業製造模式。兩位作者因此呼籲產業投入努力,盡可能提升能源和資源的使用效益、減少廢料的產生、善加使用生產過程中產出的廢物,使之成為其它製程的原料。

作者提倡的產業生態系觀念,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產業共生」,也就是不同產業共同合作,透過材料之交換,降低所有產業對自然資源的耗用與污染。產業共生會將不同公司連結在一起,使得一家公司在產品製程產生的無用副產品、作為另一家公司的原料供料。當具產業共生關係的公司得以建立起上述連結網路,也得以建立封閉式的迴圈系統,使工業廢棄物就算非完全消弭,也至少能大幅減少。

而產業共生系統的另一個元素是「能源梯流」,也就是運用一個製程中產生的液體或蒸氣,以提供另一個製程所需的熱能、冷卻、或壓力。

保羅‧霍肯在1994年出版的《商業生態學》中談到位於丹麥喀魯蘭德伯格市的產業生態系實例。「喀魯蘭德伯格工業共生園區」內包括一座火力發電廠、一座煉油廠、一間生物科技藥廠、一家水泥製造工廠、一家石膏板工廠、一家硫酸化學工廠、負責暖氣業務的市政單位、一座魚塭、溫室農場,而附近農場和其他企業也都參與該園區的產業共生系統,以期所有資源能達到最有效運用。

 
圖 2: 喀魯蘭德伯格工業共生園區資源利用圖
(出處:www.pollutionissues.com/Ho-Li/Industrial-Ecology.html

「喀魯蘭德伯格工業共生園區」和全世界幾萬所工業園區最大的不同是:在該園區中,一家工廠不要的副產物就是另一家工廠當寶的原料。這些工廠彼此交換廢熱能,廢水、氣,每年得以少排放幾萬噸溫室氣體,更讓整體園區用耗水減少百分之二十五。

有趣的是,「喀魯蘭德伯格工業共生園區」並非政府規畫的結果,喀魯蘭德伯格的工業經濟純為自發與、而是自然組織的結果。霍肯指出:

......園區的發展,源於阿思涅茲發電廠自 1980 年代開始的蒸氣熱能回收工作。最早發電廠得將蒸氣壓縮後排放到附近峽灣,現在則是直接把蒸氣送到史達托爾煉油廠和諾和諾德藥廠,同時還能供應多餘的熱能讓園區的溫室、發電廠擁有的魚塭以及當地市鎮居民使用;取代 3 千 5 百個會產生高污染的家庭燃油暖氣系統。

起初煉油廠產出的大量廢氣含硫量過高,使得廢氣無法被利用。增加除硫製程後,曾是廢氣的氣體得以被賣給園區的石膏板工廠吉普羅克公司、以及火力發電廠使用,讓工廠每年得省下三萬噸煤用量!接者提煉出的硫再被賣給喀米拉化學工廠當原料。由於除硫製程會產生副產物硫酸鈣,又可以賣給石膏板工廠,取代礦產的石膏原料。煤炭生產過程中產生的飛灰可作為混凝土與築路材料。煉油廠的廢熱又可作為附近魚塭使用,每年外銷兩百噸的魚獲產品到法國,而魚塭產生的污泥更可作為附近農場肥料! 


圖 3: Energy E2公司阿思涅茲火力發電廠,是丹麥最大的發電設施

喀魯蘭德伯格工業共生園區是一個自發性、完全基於市場力量發展成形的產業生態系。園區內的每一家公司和整個系統,透過發展夥伴關係,創造了傳統製造模式(即工廠各掃門前雪的獨立運作)無法達成與創造的高效益──包括自然資源耗用減少、能源利用效益的提升、廢料處理成本的降低,並創造或提高副產物的價值!

喀魯蘭德伯格工業共生園區的成功已然成為各國政府在規畫未來之「生態工業園區」的最佳典範。目前包括在美國及歐洲都已有多所「生態工業園區」,但此觀念卻尚未在台灣普及,即使工業園區對台灣之產業與經濟發展實扮演重要角色。例如台灣旗鑑園區,是台灣政府自 1980 年代起仿傚矽谷大膽創新實驗的新竹科學工業園區,也為台灣創造驚人的經濟發展成就。如今,展望未來,台灣可能再創造亞洲地區第一座計畫性生態工業園區,再創造綠色的經濟奇蹟嗎?

回應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p> <span> <div> <h1> <h2> <h3> <h4> <h5> <h6> <img> <map> <area> <hr> <br> <br /> <ul> <ol> <li> <dl> <dt> <dd> <table> <tr> <td> <em> <b> <u> <i> <strong> <font> <del> <ins> <sub> <sup> <quote> <blockquote> <pre> <address> <code> <cite> <embed> <object> <strike> <captio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更多關於格式選項的資訊

CAPTCHA
這個問題是為了確認你不是機器人來到本站寫垃圾留言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