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透明粉紅酒

充滿生命酒香的《極透明粉紅酒》

Rose我不喝酒,雖然大學時代(還有剛畢業期間)曾經當過一陣子酒保,基本上是把自己當心理治療師,調酒那檔子事當作是作化學實驗,因為肉腳的我連喝碗麻油雞湯都能醉倒。 然後到了英國唸書,全球著名啤酒文化的國家,不能免俗地也開始跟著同學喝啤酒,兩年下來,酒量多少進步一些,從以前的半杯醉倒到現在的一杯半不醉了。

訂閱文章